先潑酸再殺前女友 上海一研究生請求被判死刑

嫌疑人徐某在庭審現場。

原標題:酸再捅殺,上海海事大學一審死刑

相戀5年的女友提出分手,徐某無法忍受深愛多年的她愛上了別人,於是徐某將網購來的氫氟酸潑向了前女友,還捅刺了十多刀。

10月31日,上海海事大學研究生因戀愛糾紛殺死前女友一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個頭不高、身穿帶卡通圖案白T恤的嫌疑人徐某在被告席上深深地懺悔,他說無法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請求法庭判決死刑立即執行。

買刀和氫氟酸,是想證明自己有威脅性而非想殺人

案發前徐某是上海海事大學商船學院二年級碩士研究生,被害人周某是其前女友,同在上海海事大學讀研一。兩人從2010年開始交往了5年多,徐某說:「以前我們感情很好,我先考上上海海事大學的研究生,後來在我幫助下,她在2015年考上了。我倆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雙方父母都知道。」2016年1月21日這一天,周某要求分手。「她沒有給我任何理由,後來我發現她和洪某在一起了。這件事對我打擊特別大,而且還面臨著畢業找工作的壓力。我向她提出,等我畢業離開學校後她再和別人談戀愛。」

徐某有些幼稚地詢問周某,如果自己和她現男友打一架的話,兩個人是否能分手?「她沒回答我,後來告訴我說洪某知道了,還說我打不過他的。」這讓徐某很氣憤,很想證明自己有威脅他人的能力。於是,2016年4月初,他在網上買了一把木柄單刃尖刀一瓶500毫升的氫氟酸、6瓶500毫升酒精,一直放在學校的實驗室。「我想買酒精,在買酒精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氫氟酸,就買了氫氟酸。」因為不是化學專業,徐某對酸也不是很了解,「我覺得酸要比酒精的威脅大一點。」

2016年4月29日晚上,徐某告訴前女友,說自己買了些東西可以威脅到他們,但周某不信,還掛掉他的電話。「第二天,我遇到了周某,我告訴她我現在情況很不好,讓他們不要在我在校期間談戀愛。」

周某提議三個人一起談談。可是當徐某見到洪某後,從包里拿出氫氟酸和刀,威脅洪某,讓周某做出個決定。「我沖向了洪某,他跳上了桌子,我就沖向了周某,沖她澆了氫氟酸,還用刀捅了她。我確定她身上的刀傷都是我造成的。」徐某說。

在庭審中,徐某先後6次表示,買刀具和氫氟酸等都是為了威脅周某和洪某,從來沒想過殺了他們,「完全沒有想殺她,腹部不是致命的位置,我覺得她會受傷,但是不會要她的命。」

行凶後想自殺,但看到周某躺地打消念頭

事發前,徐某在朋友圈和QQ上頻繁更新狀態,他起初發消息稱自己整夜整夜地做噩夢,然後是吃不下東西,不停地吐,兩個月中瘦了20斤。他告訴朋友,自己得了憂鬱症、狂躁症。

3月12日,他曬出一張上海東方醫院神經內科的就診記錄,配字說「再好不了就放棄了!」在法庭上,徐某稱當時自己有特別嚴重的失眠,除了在網上求醫,到學校心理諮詢室諮詢醫生,東方醫院的醫生還給他開了安眠藥,但這些治療都沒有效果。

「我很愛她,並不想殺死她。」徐某說,他當時受到了很大刺激,聽到洪某報警,周圍又很混亂,自己就更慌亂了。「氫氟酸是一種弱酸,我購買時就是想威脅他們,沒想到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已經完全超出了我原先的設想。」

周某的背部、胸腹部等處被連續刺戳十餘刀,周某因多臟器破裂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之後,徐某站到圖書館5樓懸空的高台上,將犯罪工具尖刀丟下一樓,試圖想跳樓自殺,自殺的念頭已經困擾了他很長時間。他給周某的母親打了一個電話:我把周某殺了,對不起。

徐某稱,當時他站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周某躺在四樓走廊上的樣子,「一開始我是想自殺,但後來看到周某躺在那裡,我打消了自殺的念頭,就想知道她怎麼樣了。」他還向身邊的同學和趕來的保安打聽周某的情況。

後來,徐某被保安從5樓救了下來。

希望從重處理,請求死刑立即執行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故意殺死一人,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但提請法庭注意到被告人在作案時處於適應障礙的精神狀況。

但辯護人認為,被告人更應當認定為故意傷害罪:「被告人徐某並無殺人的故意,他的供述一直稱自己是為了威脅洪某和周某,所以該案件應被認定為故意傷害致死罪,而非故意殺人罪。」

對此,公訴機關表示,從案發過程的監控錄像看,被告人已經展示過作案工具,在追不上洪某後,又對周某實施了澆氫氟酸、用刀捅刺,證明其並不是試探性的嚇唬別人,因此本案應以故意殺人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責任。

對於民事賠償問題,徐某表示,他給周某家裡造成的傷害,完全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他願意為自己的事情好好負責,希望能夠給周某的家人一點安慰,願意為周某的父母盡孝,養老送終。

在案件審理的兩個多小時的過程中,徐某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並且一再表示非常後悔,想盡自己的全力去贖罪。在庭審的最後,徐某在法庭做出了自己的內心獨白:「我承認自己所有的罪行,願意承擔所有的法律責任。我非常後悔,尤其是對周某及她的家人,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痛苦。做出這樣毫無人性的事情,我覺得自己完全不能稱為一個人。」在談及自己父母的時候,他流下了淚水,「父母為我付出了這麼多,我是個不孝子,本該馬上畢業了工作賺錢去報答他們,卻犯下這樣的罪行。」聽到這裡,徐某的母親泣不成聲。

徐某表示:「我無法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周某也已經不在了,所以我很慎重地考慮,為了讓周某得以安息,讓周某的家人能得到一些安慰,我希望法院從重處理,判處我極刑,因為其他任何形式的懲罰對於我犯下的罪行是極度不符的。」

審判長問道:「你理解你所說的極刑是什麼意思嗎?」

「我清楚,死刑立即執行。」